三级在线观看中文字幕完整版

<cite id="x1d5p"></cite><var id="x1d5p"><video id="x1d5p"></video></var>
<var id="x1d5p"><video id="x1d5p"><thead id="x1d5p"></thead></video></var>
<var id="x1d5p"><strike id="x1d5p"><thead id="x1d5p"></thead></strike></var><var id="x1d5p"><strike id="x1d5p"></strike></var>
<cite id="x1d5p"></cite><cite id="x1d5p"></cite>
<cite id="x1d5p"><video id="x1d5p"><thead id="x1d5p"></thead></video></cite>
<cite id="x1d5p"></cite> <cite id="x1d5p"></cite>
<ins id="x1d5p"></ins>
<cite id="x1d5p"><video id="x1d5p"><menuitem id="x1d5p"></menuitem></video></cite><cite id="x1d5p"></cite>
<var id="x1d5p"><video id="x1d5p"></video></var>
無憂支付網首頁
囊括國內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為客戶提供最優質的支付接口服務
24小時服務電話
182 2176 9212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行政法規 >

2018年第三方支付行業的主題仍然是“監管”

添加時間:2018-02-12 20:52
  監管趨嚴是為了保證金融安全,也在重塑支付行業健康成長的新格局。
  
  支付業正在經歷一場大考。
  
  2017年11月以來,中國人民銀行及其辦公廳接連下發《關于進一步加強無證經營支付業務整治工作的通知》(217號文)、《關于規范支付創新業務的通知》(281號文)、《關于調整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交存比例的通知》(248號文)、《條碼支付業務規范(試行)》(296號文)等多個文件,旨在進一步規范支付行業。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范一飛曾指出,支付產業市場參與者眾多,供給和需求有些失衡、供過于求。
  
  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的《中國支付清算行業運行報告(2017)》中顯示,該協會調研的233家持牌機構中,100億以上的機構僅2家、1000萬以下的卻有95家。移動支付已成寡頭格局,更多機構淪為配角和陪跑。市場白熱化競爭導致中小機構的生存空間被碾壓甚至難以續命。
  
  硬幣的另一面,還有更多人在入場。在科技助推下,支付早已不僅限于資金流轉,已經變成了“最大的大數據系統”.
  
  梳理支付行業的歷史可發現,2011年開始,第三方支付工具以及其他新興支付工具興起;2015年后,此前主要依賴于銀行賬戶的個人消費者,開始逐漸依賴于第三方支付和其他多樣化的支付方式。
  
  “冬天也意味著變局,只有打好根基,春天到來時才能取得突破,更上一個臺階。”易寶支付CEO唐彬說道。
  
  監管“寒冬”
  
  “在281號文之前,條碼支付業務一直沒有得到官方的正式行政許可,市場普遍擔心監管是否會要求過于嚴格。”武漢利楚商務服務有限公司CEO王朋對記者說,“但281號文對條碼支付整體持肯定態度,主要是在產品規范、業務資質等方面進行了約束,大家都松了一口氣。”
  
  由此,條碼支付順利上岸。但更多的支付機構、銀行還在經歷監管風暴。
  
  首先是無證經營的清理。截至2017年6月30日,全國摸排出無證經營支付業務機構236家,其中6家處于核查狀態、187家已完成清理處置、其余43家處于清理處置階段。據行業垂直自媒體支付圈統計,2017年央行對第三方支付共開出109張罰單,累計金額共計28198337.36元,罰單數約為2016年的3倍。
  
  其二,銀行支付通道的清理整頓。由于市場上普遍由銀行為支付機構提供收單和清算渠道,部分銀行長期為無證支付機構提供通道,使其形成資金沉淀,助長風險。
  
  央行曾經多次發文要求各銀行、支付機構開展支付業務涉及跨行清算業務時,必須通過中國人民銀行跨行清算系統或者具備合法資質的清算機構處理。但直至217號文,暴風雨才真正開始--大量銀行開始對支付通道進行清理整頓,部分銀行已經關停支付通道。
  
  其三,整頓現有的支付機構備付金機制。備付金是指支付機構預收客戶的待付貨幣資金,以支付機構名義存放在銀行,并且由支付機構向銀行發起資金調撥指令。
  
  “資金預付模式、擔保交易模式在支付行業普遍存在,導致部分市場機構形成了大量資金沉淀。一旦資金被挪用或竊取,客戶和商戶都將遭受損失,甚至引發群體性事件。此外一些市場機構以支付作為底層開展跨界經營、平臺化運營,一旦風險隔離得不徹底或管理不善,很容易發生風險傳遞和蔓延。”在中國社科院支付清算研究中心舉辦的研討會上,中國支付清算協會副秘書長王素珍說。
  
  2017年1月,央行發布《關于實施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存管有關事項的通知》,明確規定自4月17日起,支付機構應將客戶備付金按照10%-24%不等比例交存至指定機構專用存款賬戶,該賬戶資金暫不計付利息。
  
  “12月底的248號文又將備付金的上交比例上調到54%,最終有可能上調到100%,備付金利息收入遭受重創。”支付之家網編輯張慶亮說道,“備付金利息收入占網絡支付機構總收入的5%-10%,占預付卡發行與受理機構總收入的比例約為20%.”
  
  除備付金利息收入外,手續費收入也并不樂觀。由于支付機構所收取手續費需與銀行分成,因此與銀行的關系好壞,往往決定了支付機構的盈利水平。
  
  “支付機構以賺取手續費為主。幾乎每家都設有銀行合作經理,爭取以更低的成本與銀行合作,從而被迫陷入同質化競爭。”中國支付網創始人劉剛表示。
  
  其四,嚴整存量和增量牌照,部分機構經營難,續命更難。
  
  2017年,央行注銷的支付牌照達到20張,其中14家僅有預付卡發行與受理牌照。2018年剛開年,央行發布第五批《支付業務許可證》續展決定,4家以預付卡發行與受理為主要業務的支付機構牌照不予續展,其中上海千悅企業管理有限公司為主動注銷。“主動注銷,通常是經營困難。”張慶亮說。
  
  未來想象力
  
  新的一年,“監管”仍將是支付行業關鍵詞。在2017移動支付的10大關鍵詞中,“網聯”(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清算平臺)一詞位居首位。因其極大地改變了行業格局,并有助于規范清算市場和平衡支付生態系統中的各方利益。
  
  “在網聯成立之前,資金流向無法監控,支付機構統一接入網聯,監管層能夠及時發現流向異常,黃賭毒網站或得到有效遏制。”劉剛對記者說。
  
  盡管如此,支付牌照依然眾人爭搶。據支付圈統計,目前已經有90多家企業“曲線”拿到支付牌照,其中不乏京東、海爾、唯品會、美團等機構。
  
  以支付為底層來向上、向外延伸其他業務,尤其是與電商合作來促使支付向場景化延伸,已然讓不少電商與互聯網企業紛紛斥巨資收購支付牌照。
  
  “電商的擴充性發展急切地需要支付,沒有支付牌照就找不到好的應用場景。”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互聯網經濟研究院院長歐陽日輝稱,電商企業有需求,卻得不到支付牌照,市場供給不均。
  
  而張慶亮認為,“拿到支付牌照,獲取商戶收款的交易數據,可以進行商戶端的授信貸款,從而形成完整的生態系統。”
  
  科技助推之下,支付早已不是單純的資金流轉。“支付系統變成了最大的大數據系統,綜合了所有經濟活動信息,能夠提供種種金融功能,包括資本配置、監督公司治理、管理風險、動員和集中儲蓄等。”中國社科院支付清算研究中心副主任程煉在前述研討會上稱,支付系統也為監管機構進行經濟的監控和干預提供了抓手。比如央行可通過提高備付金比例,對支付過程中的流動資金進行控制,實現對經濟的宏觀調控。
  
  中國社科院支付清算研究中心主任楊濤則表示,應把支付清算的基礎設施從市級標準和省級質量提升到國家級乃至世界級,這關系到未來中國金融體系效率的提升和金融服務實體作用的進一步優化,是供給側改革的核心之一。
  
  科技是支付行業今年的另一個關鍵詞。整個行業為2018年總結的十個關鍵詞里,有一多半與科技相關,無論是金融科技、區塊鏈、支付安全、云閃付還是無現金社會。
  
  “支付機構提供增值服務在行業內并不少見,基于微信公眾號粉絲經營、為貸款機構推薦優質商戶等,都是盈利方式。”王朋對《財經國家周刊》記者說道。
  
  例如,作為連接支付機構和商戶的第四方支付,利楚掃唄就一直為支付寶、微信以及各大銀行拓展和維護商戶,也為商戶接入移動支付提供技術支持,F在,公司主要的收入來源除了獲得上游支付公司的業務返傭金,還幫助商戶搭建營銷系統,比如幫助商家制作代金券、會員卡等。
  
  “挖掘數據的價值來幫助用戶獲得授信、精準營銷、完成風控,提升產業競爭力,未來將給予支付行業全新的定位。”唐彬說。
  
  在唐彬看來,當前的支付行業受三股力量影響:一是互聯網快速發展,已進入深水區,二是產業發展靠“拼關系”已不可持續,必須轉型升級,三是強監管下,以支付為底層的生態系統代表了金融領域的開放趨勢。
  
  隨著系統功能愈加多元,效率性和安全性的平衡成為關注重點,強監管是必然。
  
  海外場景
  
  在開發更多應用場景之外,支付還有廣闊的全球市場。“出海”是整個行業的又一關鍵詞。
  
  作為移動支付巨頭,阿里與騰訊是海外布局的先鋒。早在2015年,阿里系就對印度版支付寶Paytm投資5.75億美元。2017年,擁有300余萬用戶的菲律賓金融公司Mynt、韓國最大社交平臺Kakao、印尼Emtek等機構,均有了阿里系資本的影子。
  
  目前,在歐美、日韓、東南亞、港澳臺等26個國家和地區,支付寶已經接入了超過12萬家海外線下商戶門店。微信支付則登陸了超過13個境外地區,在全球覆蓋超過13萬家境外商戶。此外,支付寶和微信還正在通過商業合作,觸達更多境外場景和用戶。
  
  “移動支付和居民生活密切結合,2017年最可喜的成績是移動支付平臺走出國門,拓展海外市場。”歐陽日輝說。而中國移動支付的技術和思維世界領先。“一帶一路”建設為我國支付行業發展帶來了新機遇。這些地區中國游客較多,示范效應強,能帶動移動支付在海外逐漸普及。
  
  央行副行長范一飛表示,支付是推進“一帶一路”戰略實施的前哨和重要支撐。我國支付行業完全可以充分發揮技術優勢,延伸支付網絡服務范圍,推動相關國家提升支付服務水平、促進普惠金融發展。
  
  北京外國語大學絲綢之路研究院曾發起過一次留學生民間調查,來自“一帶一路”沿線20個國家的青年票選出他們心目中的“中國新四大發明”,移動支付和高鐵、共享單車、網購一起當選。顯然,移動支付已成為國家的一張新名片。
  
  國泰君安研究報告顯示,到2020年,僅出境游、留學和跨境電商這三項的跨境交易規模將接近17萬億元,跨境支付服務各主體獲得的收入將達到約200億元。
  
  但支付出海,境遇各有不同。小型支付企業面臨落地難、經營難的問題。
  
  王朋說:“我們也曾想去東南亞開拓業務,但考察之后發現條件尚不成熟。面臨的首要困難是如何落地合規,想要開展業務需要持有當地的支付牌照。其次,在境外使用移動支付的主體是內地游客,一些優質商戶已經接入了支付寶和微信,我們僅從小微商戶業務中很難獲得多好的利潤。”
  
  無論在境內或境外,行業優劣的差距正越來越大。
三级在线观看中文字幕完整版
<cite id="x1d5p"></cite><var id="x1d5p"><video id="x1d5p"></video></var>
<var id="x1d5p"><video id="x1d5p"><thead id="x1d5p"></thead></video></var>
<var id="x1d5p"><strike id="x1d5p"><thead id="x1d5p"></thead></strike></var><var id="x1d5p"><strike id="x1d5p"></strike></var>
<cite id="x1d5p"></cite><cite id="x1d5p"></cite>
<cite id="x1d5p"><video id="x1d5p"><thead id="x1d5p"></thead></video></cite>
<cite id="x1d5p"></cite> <cite id="x1d5p"></cite>
<ins id="x1d5p"></ins>
<cite id="x1d5p"><video id="x1d5p"><menuitem id="x1d5p"></menuitem></video></cite><cite id="x1d5p"></cite>
<var id="x1d5p"><video id="x1d5p"></video></var>